未来五年医药投资机会思考

2017年11月09日 18:04 采编:东方财富网

  有别于2006年以前药品审评制度的混乱、有别于2010年左右的医保大幅的扩容放水,2015年后,医改是真刀真枪的干,现在已经进入了深水区。

  2015年至今的一系列政策中,一致性评价、药品优先审评制度、新的药品招标规则的意义最为深远。一致性评价是要消灭掉大部分质量不合格的药品,将导致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药品优先审评是鼓励创新药、鼓励做临床急需的药;新的药品招标政策则是更多的向临床急需、解决痛点的创新药倾斜。

  A股和港股医药公司虽然有大约250家,但加上多个维度的条件严苛去筛选,能符合我们投资风格的标的,是及其稀缺的!

  1、未来更看好这些企业:

  (1)有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的企业:

  在做优质的仿制药都很难的今天,做创新药更难,做创新药是一条很难走的路,正如钟兆民董事长常说的那样,“没有企业家/管理层说自己不重视研发”,没有企业家/管理层不知道做创新药的重要性,但是知易行难,大部分企业是不知道怎么创新、不知道从什么方向创新。

  研发出一个优秀的产品难(比如,石药集团通化东宝华东医药绿叶制药信立泰等),能持续研发出优秀的产品更难(比如,恒瑞医药).

  举例来说,贝达药业应该算是优秀的企业,但持续的、产品成梯队的创新能力还是比较欠缺的,2011年创新药埃克替尼上市后,也许要到2019年才有第二个创新药出来,由于竞品、竞争企业、降价等因素,2017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6.5%和26.9%。

  (2)擅长于做优质仿制药的企业:聚焦研发有难度、生产有壁垒、竞争格局好的产品

  专利到期的重大仿制药,比如降血压的地平类、降血脂的他汀类、降血糖的格列奈类、抗肿瘤替尼类等等,少则数十家、多则几十家企业仿制,如果企业聚焦于这类药品,很难有药品的定价权,特别是一致性评价后,更多的是比拼价格了

  研发有难度:比如石药集团和恒瑞医药正在仿制的白蛋白紫杉醇、恒瑞医药的磺达肝葵钠等,恒瑞医药给自己仿制药的定位是侧重于研发难度大的、有市场的产品,不做低端、企业扎堆申报的产品。

  生产壁垒方面:比如通化东宝的重组人胰岛素、华东医药的阿卡波糖(阿卡波糖属于化学药,但是是通过生物发酵生产的)、恒瑞医药的造影剂产品等。

  (3)有综合营销能力的企业:大中城市的学术营销能力+基层的相对灵活的销售能力

  1)大中城市的学术营销能力:

  过去的完全靠带金销售的模式已经不适应新的形势了,以前的带金销售模式在当时的背景下也有其合理性,因为当时的大多数药品都没有学术性(大部分没有临床、BE试验数据支撑),甚至没有学术基础,根本谈不上学术营销。

  2)基层的相对灵活的销售能力:

  基层市场是碎片化分布、完全不同于三级医院的市场,乡镇和农村基层市场可能更为复杂,近几年,陆续有外资企业退出基层市场的推广。

  2013年的GSK事件后,各个外资企业合规要求越来越严,上线了各种跟会、查会措施,并且是请第三方机构来核查会议的真实性。据说,默沙东几年前在扩展基层医疗市场时,就选择了第三方外包模式,成本低,也避免了很多合规风险,最近礼来也把主要在基层销售的二代胰岛素优泌林外包给三生制药代理销售,应该也是基于此。

  部分外资企业的退出,也许会给国内企业更多的成长空间,特别是有能力帮基层医生留住患者、提高基层医生诊疗学术水平、再加上适当灵活的营销手段企业。

  2、市场大、解决临床痛点的特色仿制药和创新药更具有商业价值——重点关注:

  医药企业,产品是核心,而要做出差异化的产品,离不开创新。创新是有层次的,能解决临床痛点的、有较大需求的新靶点药物,算是创新的最高层次,能做到这个层次的企业凤毛麟角,国内目前仅有恒瑞医药(阿帕替尼、SHR-1309<靶向HER2单抗>、SHR8554<激活MOR受体>、SHR9146<ido< span=“”>抑制剂>)</ido<>等少数企业;

  在我国现阶段的研发水平,能做到fast-follow,在国外新靶点创新药上市后快速跟进(化学/生物结构创新,不用等待原研专利到期),国内也仅有恒瑞医药(PD-1、瑞格列汀、SHR-A1403<c-metadc<=“” span=“”>抗体偶联药物>)、康弘药业(阿柏西普,该产品负责人俞德超已经离开自立门户,未来康弘还能不能有第二个这种级别的产品还很难讲,至少现在的产品线上没看到)、贝达药业(埃克替尼)、君实生物(PD-1)、百济神州(细胞治疗)等少数企业。

  国内较为成功的案例:

  恒瑞医药的阿帕替尼(大市场、临床急需,行业空白):胃癌适应症,此前一直没有疗效特别好的药品,阿帕替尼2014年获批上市,2016年销售额10亿元,预计2017年销售额达18亿元;

  石药集团的恩必普(大市场、临床急需,行业空白):脑卒中的治疗是世界性的难题,至今仍然没有疗效确切的药品问世,恩必普是目前疗效相对较好的药品,并且有临床数据作为学术支撑,能改善患者血管侧枝循环,目前也在推进在美国的临床试验。恩必普2005年上市,2016年销售额高达26.5亿港元。

  贝达药业的埃克替尼(大市场、临床急需,打破专利):是第一代EGFR-TKI靶向非小细胞肺癌药业,是fast-follow在中国最为成功的案例之一,突破了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专利限制,于2011年上市,2016年销售额10亿元。

  简单的说是生物药好还是化学药好,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医生和患者更关心的是哪些药能改善治疗指数、更好的解决问题,还是要落实到具体的疾病、具体的产品。医学界有一句名言“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还有很多的疾病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这也是潜在的商业机会。

  我们认为未来应该关注能改善肿瘤这类致命性的疾病疾病进程甚至治愈的药品,关注解决糖尿病(比如,超长效胰岛素等)、心脑血管疾病(比如,长效的降压药、降脂药等)痛点的药物,关注精神类疾病(比如,老年痴呆、帕金森)等缺乏有效药品治疗的领域。

(责任编辑:DF371)